主页

m

  m闻韩湛之论后,荀彧唯唯,甚有理也。然其在一思之,又问出了自心中疑:“湛儿,若瓒知袁氏已取了冀州,势必遣亲信之人往见袁氏,议分冀之事,至袁氏又会何??”。”,夏侯兰自云身后出,朝荀彧行矣一礼,答之,曰:“若不知,胡县令不奉袁氏为主,将近日弃官去,故于临行,命在下兄妹二人率邑之郡兵及新募之兵,随子龙来涉国县。”。”

  “小娘子,老爷在路上也。我告之矣!”。”荀攸遽起,面无容地朝韩湛礼,口曰:“攸当不负君之托。”。”

  于荀彧之议,韩湛然许,其即吩咐花虎:“花主簿,即安排手,在城内张榜,使人往观刑。”。”“舅岂则未尝疑过之?”。”韩湛反问:“袁绍屯河内之,初以乏粮而兵东,直逼冀州;而瓒乃自北平大下,在破安定城后,取了城池,而谓冀州成威?”。”

  闻韩湛之论后,荀彧唯唯,甚有理也。然其在一思之,又问出了自心中疑:“湛儿,若瓒知袁氏已取了冀州,势必遣亲信之人往见袁氏,议分冀之事,至袁氏又会何??”。”“幸甚,是甚矣。”。”闻韩湛曰从妹与云俱出自,夏侯惇云不喜鸣,然其速悟己之失,慌忙缩了云之后,又冲着韩湛做了个鬼脸,吐之吐舌。

  乃为此图,其慨然诺彧之:“既舅言,则由公达表兄来少府之任。”。”因,其顾望向之攸,王笑而问,“不知公达兄可异?”。”“何,冬则发冀州?”。”彧为韩湛之言吓了一跳,其用难以置信之气曰:“袁氏众,为君手有五千兵,不能与之抗衡哉?”。”荀攸遽起,面无容地朝韩湛礼,口曰:“攸当不负君之托。”。”

  于荀彧之议,韩湛然许,其即吩咐花虎:“花主簿,即安排手,在城内张榜,使人往观刑。”。”孔靖婷见李愔不语,因又问。

  两人同抱拳向韩湛礼,“夏侯兰(夏侯云。,会使君!”。”------------

  闻韩湛之论后,荀彧唯唯,甚有理也。然其在一思之,又问出了自心中疑:“湛儿,若瓒知袁氏已取了冀州,势必遣亲信之人往见袁氏,议分冀之事,至袁氏又会何??”。”韩湛亟引手出虚扶之,笑呵呵地曰:“二位不必多礼,快快请起!”。”其实我心知,云与攸之杂,即与他人等之军校,不落于下风,况乃乌合之贼矣。犹闻韩湛所言,心始觉稳。其岐言曰:“湛儿,舅欲知,汝之力足后,将何时取冀州?”

  其亦不知,其祖若见李愔也,其色必为震惊之。韩湛正欲向他处收捐钱一事富商大,忽忆一事,自安排云出剿附近之山贼,尚须配一名士,而目前之攸则上人。想到此处,其亟谓彧曰:“舅氏,汝可还记前二日,我曾向你提过,欲使赵尉引兵往剿近者贼?”。”

  韩湛初将其擒之贼,皆置其后当下,惟念此人,皆良之民,不过为人蔽与拥,乃不落草为寇之。既在其中之内贼既清矣,其余人则不谓其复成何胁,是以不言:“皆是使君民,何患之。”。”闻韩湛之论后,荀彧唯唯,甚有理也。然其在一思之,又问出了自心中疑:“湛儿,若瓒知袁氏已取了冀州,势必遣亲信之人往见袁氏,议分冀之事,至袁氏又会何??”。”彧等韩湛卒,插嘴道:“使君,既今日要将那两名贼显,不如使人于城内张榜,城中百姓皆往观刑使,使之知结山贼贼也。”。”“小娘子,老爷在路上也。我告之矣!”。”

  韩湛初将其擒之贼,皆置其后当下,惟念此人,皆良之民,不过为人蔽与拥,乃不落草为寇之。既在其中之内贼既清矣,其余人则不谓其复成何胁,是以不言:“皆是使君民,何患之。”。”乃为此图,其慨然诺彧之:“既舅言,则由公达表兄来少府之任。”。”因,其顾望向之攸,王笑而问,“不知公达兄可异?”。”

  至军营时,云已携群众等在门。见韩湛来,云趋,拱手行一军礼矣,“赵云甲胄在身,不能全礼,请君见宽!”。”“我可坐山观虎斗,“彧闻此,乃知韩湛次之计,他满面笑容地曰:“既拚得毙也,我再出兵,定可可兼功。”。”

  县钱粮素为主簿花虎于兼,然其近事多,不免有分身乏术,乃屡窃取韩湛议,愿求人为少府之任。有粮之事,韩湛欲付自信得过者,机乃不掣其后。见彧与韩湛二人不求其言,乃自为善矣前途,攸之心虽有不快,然此时亦只拱手,强颜欢笑地曰:“既使君信得过为兄,其为兄则悉听尊便矣。”。”彧等韩湛卒,插嘴道:“使君,既今日要将那两名贼显,不如使人于城内张榜,城中百姓皆往观刑使,使之知结山贼贼也。”。”

  “幸甚,是甚矣。”。”闻韩湛曰从妹与云俱出自,夏侯惇云不喜鸣,然其速悟己之失,慌忙缩了云之后,又冲着韩湛做了个鬼脸,吐之吐舌。韩湛顾望夏云,笑而言曰:“夏侯女请安,此龙征剿,汝兄妹都将陪他同往。”。”

  闻韩湛之论后,荀彧唯唯,甚有理也。然其在一思之,又问出了自心中疑:“湛儿,若瓒知袁氏已取了冀州,势必遣亲信之人往见袁氏,议分冀之事,至袁氏又会何??”。”闻韩湛之论后,荀彧唯唯,甚有理也。然其在一思之,又问出了自心中疑:“湛儿,若瓒知袁氏已取了冀州,势必遣亲信之人往见袁氏,议分冀之事,至袁氏又会何??”。”

  “还君之言,”花虎谨戒韩湛曰:“子之后院里有许多贼,岂不畏其复兴乎?”。”一行人到了帐中,韩湛在正中坐,彧坐其左下角,云坐其右下角。而荀攸与夏侯兄妹,则分立于彧与赵云之后。至军营时,云已携群众等在门。见韩湛来,云趋,拱手行一军礼矣,“赵云甲胄在身,不能全礼,请君见宽!”。”

  韩湛之目望攸曰:“湛闻表兄精于谋略,今又掌涉国县钱粮之,有其相助,子龙征而无后顾之忧。”。”其实我心知,云与攸之杂,即与他人等之军校,不落于下风,况乃乌合之贼矣。犹闻韩湛所言,心始觉稳。其岐言曰:“湛儿,舅欲知,汝之力足后,将何时取冀州?”

  彧等韩湛卒,插嘴道:“使君,既今日要将那两名贼显,不如使人于城内张榜,城中百姓皆往观刑使,使之知结山贼贼也。”。”一行人到了帐中,韩湛在正中坐,彧坐其左下角,云坐其右下角。而荀攸与夏侯兄妹,则分立于彧与赵云之后。

  至军营时,云已携群众等在门。见韩湛来,云趋,拱手行一军礼矣,“赵云甲胄在身,不能全礼,请君见宽!”。”彧之问也,亦韩湛急知之,其待彧毕,则目而视云身后之夏侯兰,愿闻其所报之。赵云遽起,躬身答曰:“云领命!”。”也是不去,而孔颖达踵矣?

  县钱粮素为主簿花虎于兼,然其近事多,不免有分身乏术,乃屡窃取韩湛议,愿求人为少府之任。有粮之事,韩湛欲付自信得过者,机乃不掣其后。一行人到了帐中,韩湛在正中坐,彧坐其左下角,云坐其右下角。而荀攸与夏侯兄妹,则分立于彧与赵云之后。

  “子龙,然夏侯兄妹所率之兵至王,则剿贼、收黄巾一事,即可举矣。”。”韩湛谓云乃是语也,,又将目光转侧之攸矣,又曰:“此荀攸荀公达,乃荀丞之子,今为县之少府之任。此行,则其为君谋与供馈给。”。”“不错,我记得。”。”荀彧颔之,言曰:“等自常山之兵来,赵尉则率之剿贼、并贼近,壮我之力。”。”其语言,划然止,其神至韩湛谓己言也,朝对坐之攸顾后,试而问:“湛儿岂欲汝之外兄,为赵尉之士同出征?”。”

  m“子龙不必多礼。”。”韩湛朝云设了摇手,目而衢向了校场中间站着的那个方,心痒之问:“即自常山之新乎?”。”“还君之言,”花虎谨戒韩湛曰:“子之后院里有许多贼,岂不畏其复兴乎?”。”韩湛亟引手出虚扶之,笑呵呵地曰:“二位不必多礼,快快请起!”。”